水蜜桃视频之爱如潮水,水蜜桃爱如潮水带你飞,菠萝视频水蜜桃视频

三農思語64:我國棉花種植區域的重大遷移有什么啟示?

我國一個省份的一種農產品,40年前,產量僅占全國的2.5%,而現在已經占全球產量的20%,與第二大生產國印度相近,比第三大生產國美國還多20%。這個省份是新疆自治區,這種產品是棉花。

  與此同時,有著近千年歷史的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廣大傳統棉區,棉花生產已然所剩無幾。2019年,兩大流域生產的棉花,僅占全國產量的15%,而新疆棉區已經占到85%。這是一個可以載入農業史書的事件,對我們有什么啟示呢?

  以往我國棉花受到的重視程度,比糧食差不了多少。一個例證就是,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農產品市場陸續放開,先水果蔬菜,然后是畜禽產品,到1992-1993年,隨著糧票的取消,糧食的市場就徹底放開了;而棉花的購銷價格,直到1999年才開始放開,棉花市場購銷管制,到了2001年才放開。在所有農產品中,棉花最晚實行市場化。

  重視棉花問題,主要有兩個原因:解決人民的穿衣問題,促進紡織品出口?,F在,這兩個問題的重要程度,都顯著降低了。全球紡織業所用原料中,棉花已經大部分被化學纖維替代,棉花比例已經下降到四分之一左右,我國的情況也類似。服裝市場供應極為豐富,早已經是過剩狀態,改革開放前的缺棉少布、發布票棉花票的事,恍如隔世。而我國紡織品出口,盡管出口金額不斷增長,但在國家出口總額中所占份額,卻是不斷下降的:90年代初期,為30%左右,2000年下降為20%,現在下降到10%左右。

  就棉花生產方面看,有兩大變化。第一,總體生產能力顯著提高。1978年-2019年間,我國棉花播種面積從7300萬畝減少到5000萬畝,而畝產從30公斤增加到118公斤。結果,盡管棉花面積大減,棉花產量反而大增,從217萬噸增加到589萬噸。第二,是生產區域版圖巨變。近40年內,從東部的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為主,到長江流域、黃河流域與新疆地區三足鼎立,最后,變成了新疆地區一家獨大。1978年-2019年間,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的棉花產量占全國的比例,從95%以上降低到15%,其中,70年代末最大的產棉省江蘇從24%降低到0.3%,90年代初最大的產棉省河南從18%降低到0.5%;而新疆則從2.5%上升到85%??梢哉f,40年間,我國棉花生產實現了從東部地區向新疆地區的整體遷移。

  如此重大的棉花生產區域變遷,不是計劃經濟的產物,也不是政策設計的結果。在40年前、20年前、甚至10年前,也沒有見到過有這樣的預測報告?,F在,倒是可以預測:這種東減西增的趨勢,并沒有結束,還在進行中。

  那么,到底是哪些因素造成了這種巨變?這需要同時回答兩個問題:東部棉區為什么減退得如此之快?新疆地區為什么發展得如此迅猛?這兩個問題,有些關聯,但不是一回事。

  東部棉花種植的急劇減少,乃至在很多地方消失,有很多原因。其中最關鍵的原因,是農村勞動力成本的持續升高。傳統的棉花種植,勞動力投入很多,尤其是田間管理和收獲環節。農民用工成本,是以農民工工資為參照的。由于大量的農村青壯年勞動力都外出打工去了,并且外出務工的工資不斷上漲,因此,造成了農村用工成本不斷上漲。2009年-2019年,全國農民工人均月工資從1417元增長到3962元。東部地區棉花生產規模太小,難以機械化,加之同新疆比較,東部地區的棉花單產又低得多,沒有競爭力。農民種植棉花,無利可圖,于是不斷放棄種植棉花,改種其他作物,尤其是機械化作業程度很高的玉米?,F在東部地區仍然存在的少量棉花種植,主要是在一些不適合種植其他作物的貧瘠土地上,例如在黃河三角洲的鹽堿地上。

  新疆棉花生產的不斷擴張和增長,是由一系列因素推動形成的??傮w上可以歸納為三大類:自然條件、技術進步、政策支持。自然條件包括:光照充足、熱量豐沛、比較干燥、土地偏堿性、多沙質土壤等,有利于棉花生長。技術進步包括:新的高產抗蟲棉花品種、先進節水灌溉技術、覆膜技術、密植技術和機械化等。自然條件是潛在優勢,而技術進步讓潛在優勢變成現實:提高了產量、質量和效益。新疆棉花的畝產水平,在1978年-2019年間,從25公斤提高到131公斤。同東部棉區比較,新疆棉花單產水平原來低30%左右,而現在高出70%左右。過去40年中,新疆作物播種面積擴大了一倍,主要是灌溉面積擴大了,而增加的面積,絕大部分種植了棉花。在政策方面,特別是2014年起實行的目標價格政策,對我國棉花生產向新疆集聚的過程起到了因勢利導的作用。

  我國棉花生產向新疆的集聚,是在一系列技術變革條件下,使得自然資源潛力得到了更好的發掘,重塑了區域比較優勢,在市場力量的作用下,農民生產者進行了理性選擇的結果。在這個過程中,傳統種植優勢區的優勢不復存在,而被新的優勢區所取代。

  類似的過程,也發生在桑蠶生產上。我國傳統的桑蠶生產三大基地太湖流域、四川盆地和珠江三角洲,均已風光不再,現在廣西已經獨領風騷,占全國產量的一半。而我國最先進的桑蠶飼養模式,也出現在廣西。

  在技術進步和市場機制的作用下,農產品生產日益向優勢區域集聚是必然趨勢。政府應該因勢利導,讓這個過程不受阻礙,更加順暢,更加有利。


二維碼

(掃一掃)
關注中國農網

返回頂部